海医一附院专家帮助七旬独居老人告别“皮球肚”

“我…我…真的很感谢,很感谢你们,感谢科室,是你们救了我一命!”海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和创伤外科病房内患者吴爷爷一手拉着崔海宁主任医师,一手拉着龙凯军医生哽咽道,多亏了大家和医院对他的帮助,才能让他顺利恢复健康。

七十多岁的吴爷爷腹部凸起一个大大的鼓包,远远望去就像一个“皮球”,并时常伴有疼痛、坠胀等不适感。因吴爷爷一年前曾因急性肠穿孔坏死并严重腹腔感染做过一次急诊大型开腹手术,为了救命行了部分肠管切除并于左腹留置了结肠造口,现在腹部鼓包的出现常影响造瘘带固定,反复出现造口袋不定时脱落,极度影响他的社会生活,同时也造成严重的心理负担。吴爷爷辗转多家医院寻求救治无果,最终来到海南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和创伤外科。在该院急诊和创伤外科,吴爷爷的情况被诊断为巨大腹壁疝合并造口旁疝。

腹壁疝是一种常见的外科疾病,通俗来讲,它就像是腹壁破了一个“洞”,腹壁肌肉组织的连续性和完整性遭到破坏,于是腹腔内的肠管和网膜就从洞里钻了出来,由此形成一个鼓包,当站立或者腹压增强时这种鼓包则尤为明显。

与一般的腹壁疝患者不同,吴爷爷的腹壁疝约25cmx20cm,腹壁缺损范围相当大,这在临床上属于少见的巨大腹壁疝,且在他的腹部造口处还发现一个造口旁疝。腹壁疝一旦产生,不会自行愈合,也无法通过药物控制,只能依靠手术的方式才能治愈。吴爷爷的情况比较特殊,一方面吴爷爷年事已高病情复杂,存在糖尿病、高血压、脑梗塞等基础疾病,手术难度高且风险大,另一方面吴爷爷常年独居,无亲友陪护,术前术后相关事项无人处理。因此,能不能手术?要不要手术?以及如何开展手术成了摆在吴爷爷与急诊和创伤外科团队面前的难题。

吴爷爷的个人手术意愿非常强烈,在疾病带来的身理不适和心理压力下,他太渴望通过手术回归到正常生活了,为此吴爷爷特地委托了汪女士代他处理手术相关事宜,而急诊和创伤外科这边也在极力克服手术困难。

就吴爷爷的情况而言,其最大的手术难点在于腹壁疝的修补和造口的修复这两个手术从原则上并不适合一起处理,但如果只进行造口回纳,那么吴爷爷腹部的疝气口子并未得到解决,巨大的疝气洞口可能会给吻合后的肠管有太大的空间造成牵拉而导致再次撕裂;而如果只进行疝气修补那么造口回纳就成了新的问题,因为此时的腹壁已经有巨大的疝气补片置入了,再次腹部切口存在的风险和困难都会增加,且吴爷爷年过七旬,还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身体承受力不同常人。

根据以往的相关病例,急诊和创伤外科团队反复商讨,多次组织专家会诊,最终在医院的全力支持下决定对吴爷爷这类特殊的患者予以特殊处理,尝试打破相应的原则,在严格保证手术清洁度的前提下,由经验丰富的崔海宁主任医师带队为吴爷爷处理疝气的同时根据术中实际情况开展造口回纳。

经过与委托人、吴爷爷的充分沟通和紧张的术前准备后,由崔海宁主任医师主刀,急诊和创伤外科团队为吴爷爷施行了疝气修补+造口回纳术。术中,崔海宁主任医师等人在吴爷爷体内发现一条约5-10公分的致命粘连,这种致命的腹壁与肠管粘连,对于没有经验的医生来说很难剥离开来,剥离中出现肠破裂的概率也是非常之高。经验丰富的崔海宁主任对这些致命粘连的肠管进行了细致严谨的剥离松解,全程没有一处肠管破损。

海医一附院专家帮助七旬独居老人告别“皮球肚”

历经5个多小时后,手术顺利完成。术后,在医护人员的细心照料下,吴爷爷身体恢复良好,术后13天已能下地行走,造瘘处的伤口也已经完全愈合,其整个围手术期的各项指标也控制得不错。

“目前伤口恢复得挺好,但还有一些线没拆完。”急诊和创伤外科龙凯军医生说到。因为吴爷爷年事已高,身体恢复速度慢,所以决定再晚两天拆线,给伤口多一点生长时间,避免撕裂。

手术的顺利完成不仅解决了吴爷爷的巨大腹壁疝问题,同时也让他彻底告别了“便袋人生”,摸着光溜溜的肚皮,吴爷爷甚至有点难以置信。

在吴爷爷住院期间,整个急诊和创伤外科团队高度重视,崔红旺主任、崔海宁主任医师、彭晓晖主任医师、周晓华主任医师和龙凯军主治医师等人数次查房,及时了解吴爷爷的病情动向,并根据吴爷爷的身体恢复情况实施、调整治疗方案,急诊和创伤外科的护理人员也凭借着高度的责任心和精心的护理技术,帮助吴爷爷尽快恢复健康,而这些无一不体现着该院一切为了病人、为了一切病人、为了病人一切的服务宗旨。(许伟国)

文章链接:https://www.ehnjk.com/article/5184.html

(0)
上一篇 2024年7月10日
下一篇 2024年7月10日

相关推荐